《何必呢?》(2011)

《何必呢?》(2011)

何必呢?每次見到舞者毫無保留的喜悅,就有答案。

跟他們合作,總是會挑戰我對身體或者創作的某些假設。記得有次和志輝一起畫畫,發現自己始終無法模倣到他的落筆的力度。原來不知不覺中,我隻手已受過訓練,要重新學習怎樣那麼盡情,毫無保留地表達自己。
在編舞的過程,會想方法給每個人發揮他的獨特性,或者他在這個生活階段所刺激的感覺。在這裡非常感恩有這些好朋友一路同行。阿蘇、惠燕、志輝、凱楹、Haruka、衍仁…. 多謝你。

《何必呢》 對我來說是一齣奇怪的舞蹈。 靈感來自三到地方: 1)舞者對大自然和新生命的一些描述和表達; 2)舞者在樂華宿舍常常拿着的小啦叭和他們對自己音樂的喜悅; 3)舞者對雕塑的和被雕塑的想像和創作力。 再加上我有一天愕然聽到張國榮唱的《大亨》,聽到的歌詞中的搜尋與質問,覺得很配合我們的動作和主題。

無論在生活上,在創作上,在忙碌中,我們可能都問:「何必呢?」是為自己?是為身邊所愛的人?是為一個好一些的世界?

記得有次有人訪問我爸,問他做了環保先鋒這麼多年,為什麼這麼堅持,有沒有想過放棄?

爸爸答:「以前可能會質疑,有時候會想放棄;但自從有了可凡可未後,自己做的事很實在。」
相信有很多爸爸媽媽(包括懷孕的 Haruka!) 都可能有同感。